千晴ハル

文筆不好,腦洞文,食用注意

伏八/同居

今天看了一下自己的文突然發現我之前好像沒有發過這篇,如果有的話再跟我講一下,可能是我眼花哈哈

/


“我說,美咲,我們同居吧?”

一天完事後,伏見突然對美咲這麼說。

“誒?同居?不要。”

“哈?”

這個回答是在伏見意料之外的。

伏見知道,美咲是個心軟又單純的傢伙,所以他以為,聽到這種甜得發膩的邀約,美咲肯定會臉紅的答應。

他完全沒想到,美咲竟然拒絕他了。

“為什麼?”伏見對於美咲的答案吃驚,還有些生氣。

“嘛,理由很多啦,我先出門了!”

“喂!”









下午,伏見早早做完工作,到了咲舞羅去,想去接美咲。

“哎呀,這可真是稀客呀。”草薙調侃道。

“美咲呢?”沒有見到美咲,伏見有點不耐煩。

“他出去了,待會應該就回來了,在這邊喝一杯等他怎麼樣?”

“沒事,我打電話給他。”

“可是,我有些話想跟你講喔。”










“聽說,你向八田醬邀請同居了是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然後他拒絕你了,很意外嗎?”

“是沒想過。”

“你知道理由嗎?”

“那你知道?”

伏見聽到草薙這麼說,彷彿要宣戰一樣,相當不快,為什麼跟這個墨鏡男說,卻不告訴他?

“嘛,大概大概啦。”

草薙看出了伏見眼裡的嫉妒和不爽。

“吶,你離開咲舞羅之前,你們也是同居的吧?”

“嗯,又怎樣?”

“你離開之後,也就搬出去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段日子,對他來說想起來都會害怕,他至今仍沒辦法脫離。”

“蛤?明明我都回來了啊?”

“確切,你自己跟八田醬談談吧。”









對於美咲來說,伏見不在的日子著實是夢魘。

人家說,習慣是很可怕的東西,因為一旦習慣了便難以脫離。

美咲以前習慣有什麼事情就翻到上鋪找伏見,但伏見走了以後,上鋪便沒有了人。

美咲以前習慣做飯做兩人份,但伏見走了以後,再也沒有人吃那第二人份的飯。

美咲以前習慣做什麼都喊伏見一起去,但伏見走了以後,沒有人回應美咲的呼喊。

美咲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將自己抽離,但這段日子的空虛卻一直是美咲心頭的疙瘩。

他沒有答應伏見的邀請。

因為他害怕伏見再次離開,他不想再次體會那種寂寞感。










“猿比古,你來了喔。”美咲從冰箱拿起一瓶可樂走向沙發。

“美咲,你為什麼不願意和我同居?”

“不是什麼太大的原因啦。”

“你厭倦了?想分手了?”伏見將美咲推倒在沙發上。

“沒有,猿比古,放開。”美咲有些掙扎。

“我說過吧,我不會放你走的。”

“我不能走,你卻可以輕易離開嗎?”美咲想起了那段日子,那段沒有伏見猿比古這個人的日子。










其實美咲一點也不想和伏見互相殘殺,不想傷害他。

他想念極了中學時的時光。

那時候的他們都很天真,那時候的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有天會分道揚鑣,也沒有想過他們有天竟然得相遇就相殺。

他很懷念那些年,和伏見並肩作戰。

而不是現在,惡言相向,用武器溝通。









“美咲…”

伏見有些錯愕。

這是他們交往以來,美咲第一次那麼認真的對伏見發脾氣。

“你根本不知道我那些日子怎麼過的。”

“至少現在,此時此刻,我就在你面前。”

伏見想要安撫美咲,他並不想和美咲吵架。

“你現在在這裡,不代表過去你在,不代表你未來還會在這裡!”

美咲咬著唇,眼淚不爭氣的落下了。

“你真的不知道沒有你的日子,我怎麼過的,你也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不知道我每次叫你的名字沒有人回應是有多難過的一件事,你更不知道我到底有多不喜歡每次相見就以武器相向。”

美咲的每個字都咬的很重,每個字都刺進伏見的心裡。







那段日子,美咲難過,伏見也不好過。

他每天起床,沒有下舖,沒有下舖那個少年。

伏見每天都安排了很多工作,他讓自己很忙,但還是沒辦法阻止自己對美咲的想念。

夜裡特別難受,因為想念特別喧囂。伏見不斷的夢見那些有美咲的回應,從相遇到離別。

於是他每天都在深夜驚醒,然後想起他們已經回不去了這個事實,而這樣的情況是他自己造成的。







“猿比古,你能不能不要那麼任性?能不能不要再離開了?”

看著身下的戀人哭的心碎,伏見也有些自責。

他真的沒有想要把他弄哭,只是想要知道原因,只是美咲積了好幾年的情緒終於潰決。

“對不起,過去是我的錯,這次我真的不會再離開了。”

“誰知道你會不會又怎麼樣?那…那個時候你也說你會陪我啊!”

“美咲,相信我。”




在幾個小時的安撫之下,美咲終於睡著了,伏見把他橫抱進房間裡。

伏見真的沒有想到美咲會崩潰,但哭完,原因也了解了,至少一個疙瘩解決了。





隔天,伏見比美咲先起來,他抱著他的小戀人,在他額頭上吻了幾下。

“猿…比古?”

“嗯,美咲,你還可以再睡一下。”

伏見對美咲寵溺極了,昨天知道了美咲拒絕的原因,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了,大概也有一點是罪惡感使然。

美咲在伏見的懷裡鑽了一會兒,最後還是起來了。

在美咲出門前,伏見補了一句。

“美咲,同居的事,是我太急,我會等到你可以接受的時候,然後,這次,我會在你身邊一輩子。”

轟出勝/赤裸(4)

人家說歹戲拖棚啊哈哈,雖然大綱是相好了,不過果然要變成文字很困難
總之,很久沒更的赤裸來了~

/

即使和爆豪勝己總算是和好了,但綠谷出久卻始終是個追逐者。


或許連追逐都會成為習慣吧。

從小時候那個令人憧憬的竹馬,到中學時期那個仍舊帥氣卻不再與自己為伍的同學,又到了現在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見的陌生人,綠谷出久自始至終都沒辦法不去探尋那人的消息。

不是不愛轟焦凍,只是本能地目光就追隨著爆豪勝己,那是一個無法改變的習慣。


與爆豪勝己的關係改變是突如其來的,一切始於爆豪勝己的橡皮擦滾到了綠谷出久椅子底下。

就是那麼大不了的事。

“欸,等一下,去天台。”綠谷出久將橡皮擦放到爆豪勝己手上時,爆豪勝己這麼說。

從天台回來後,綠谷出久與轟焦凍間便穿插了一個爆豪勝己。


綠谷出久一點也不想再和爆豪勝己相遇,但卻更不想要和爆豪勝己總是關係惡劣。

不是不愛轟焦凍,只是對於爆豪勝己抱有留戀也是一種無法自拔的壞習慣。


與爆豪勝己和好後的時光很快樂,沒有多餘的憂慮和擔心,轟焦凍也彷彿接受了這般事實,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初。

但綠谷出久卻獨身在天平上搖擺不定,而天平兩側站著轟焦凍與爆豪勝己。


原因很單純,爆豪勝己向綠谷出久告白了。


“出久,那時候的事,我很抱歉。”那日,轟焦凍被女孩子叫去,只留爆豪勝己與綠谷出久吃午餐。

“沒事,現在這樣挺好的。”綠谷出久知道爆豪勝己想說什麼,無非就是那年的告白。

“我知道是那傢伙讓你釋懷,可是那年的告白就什麼也沒有留下嗎?”

對於爆豪勝己的詢問,綠谷出久什麼也沒有回覆。他持著天平搖擺,無論是哪一邊對他來說都是無可取代的。

“出久,聽我說,我知道是我自己錯過你,倘若你有任何一點想法要回到我身邊,那我願意等。”



爆豪勝己突如其來的溫柔是多麼的打動人心,或許只有綠谷出久深深明白。

爆豪勝己還是太重要了,在綠谷出久心裡,爆豪勝己有著與轟焦凍不同但卻無法被取代的地位,可綠谷出久一直積攢不了去愛爆豪勝己的勇氣。


綠谷出久總是從轟焦凍那裡得到許許多多,自信、勇氣、愛,但面對爆豪勝己,綠谷出久卻是一味付出,他從來沒有從爆豪勝己那裡得到任何東西。

陰影是一個一輩子也不可能消除的東西,爆豪勝己的疏遠就是綠谷出久一輩子的陰影。

他已經沒有自信再次掏心掏肺的愛爆豪勝己以後又失去了,太痛苦了。

他好不容易走出來了,而且還是倚靠轟焦凍。


綠谷出久沒辦法擺脫這晃蕩的天平,兩邊都太重要,兩邊都不想失去。

轟出/就是要掰彎你

*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寫的三輪車

*自帶濾鏡的我們轟大大×自認直男卻一點不直的出久

*三輪車就看評論吧

*一直被屏蔽我也很無力的,明明只是三輪車

/

“你知道個性婚嗎?”

雖然當時轟焦凍講了霹靂啪啦一大串,但翻譯出來只有短短幾個字:“要和我結婚嗎?”

“那不是你的力量嗎?”

綠谷出久多麼激勵人心的一句話,用轟焦凍的話來翻譯就是我愛你。

“轟君,你人真好。”

在英雄殺手風波後,飯田天哉早一步被接走後的某一個月黑風高之夜,綠谷出久一臉崇拜的對著轟焦凍這麼說,綠谷出久心裡覺得“轟君人怎麼這麼好,不但長得帥,成績好,又那麼熱心助人,我得向他看齊”,但轟焦凍從短短六字解讀出來的卻是“轟君,我覺得我又一次愛上你了,你真帥,我們結婚吧!”於是轟焦凍回應綠谷出久:“好啊!”

自此之後,轟焦凍基本上是以男友身分自居,無時無刻不黏在綠谷出久身旁,偶爾還會伸出鹹豬手,摟摟綠谷出久的腰或肩。

“綠谷,你喜歡我嗎?”轟·池面·痴漢·焦凍一臉深情望著綠谷出久。

“嗯嗯,喜歡啊。”綠谷·被痴漢纏上還渾然不知·出久表示:作為一個朋友來說我超喜歡轟君喔。

“那綠谷你喜歡白無垢還是白紗?”轟·幻想未來痴漢·焦凍突然問起。

“喔,我喔…果然白無垢比較有文化感吧!”綠谷·不知不覺·出久答道。

“好。”

“什麼?”

隔天,轟焦凍把綠谷出久拐進了家裡,並將綠谷出久逼到牆角,拿出了一件白無垢。

“嗯???轟君你要幹嘛???”綠谷出久黑人問號.jpg。

“綠谷你不是說你想穿白無垢?”

“嗯???我什麼時候說了???”綠谷出久再次黑人問號.jpg。

“昨天。”

“沒有啊?”

“沒關係,可能你忘了。”轟焦凍相當體貼的說。

“才不是沒關係……而且……轟君你為什麼要把我逼到牆角?”

“嗯?”

“為什麼要脫我衣服啊…”媽媽,我覺得我好像遇到痴漢了。綠谷出久OS。

“說什麼呢?不脫衣服怎麼做啊?”轟焦凍一臉你在說什麼蠢話的表情。

“做……我們要做什麼……?”媽媽,救命,你兒子明天可能就不是處女了。綠谷出久內心再次OS。

“做愛呀!”轟焦凍也再次鄙視綠谷出久的智商。

“呃…轟君…我們為什麼要做愛……”媽媽啊啊啊啊啊啊啊!

“情侶當然要做愛啊!”轟焦凍還是一臉理所當然。

“我們是情侶???”綠谷出久覺得自己可能失憶了。

“是呀,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?真是不長腦袋呀。”轟焦凍滿滿寵溺的對著綠谷出久一笑。

轟男神微笑殺傷力200,綠谷出久瞬間舉白旗投降。

算了!能有什麼損失呢!經過30秒的思考,綠谷出久得出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結論。

/

轟出/醉後大丈夫

顧名思義就是醉了才敢做平常不敢做的事XD
如果有時間可能會有這篇的轟出後續,啊不過前提是我有靈感(超愛拖
CP是轟出.切爆,不過轟出成分比較多那麼一點點
不要問我為什麼那麼喜歡醉酒跟同學會,真的會隨便寫就寫成這樣啊啊啊

/

發酒瘋的綠谷出久,這究竟是好是壞呢,不過總之很可愛。轟焦凍想。



自雄英畢業了三年,每個人的事業都漸漸展露頭角,於是三年不見,A班的大家決定開場同學會。

同學會是約在一間酒館,這間酒館是相澤消太和歐爾麥特在英雄退役後一起開的。

關於這兩個人究竟是怎麼搞在一起的,這又是另一件事了。



同學會自然是少不了酒的,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酒究竟是多麼可怕的東西。

不,應該說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酒品究竟有多差。



時隔三年,很多事情都變了,例如當初還只是整天在丟閃光彈的轟焦凍和綠谷出久終於交往了,因為切島銳兒郎太遲鈍而一直沒有進展的切爆也總歸滾在一起了。不過,有改變的東西,自然也有不會改變的東西,例如上鳴電氣和峰田實依舊是可憐的單身狗。

談起這些八卦是非,原本還有些彆扭的眾人很快的又回到了過去那樣。

出了社會後,談論的不再是純粹的生活大小事,也不是哪個英雄好帥氣,而是誰的上司好煩,誰的同事好煩,還有哪裡的敵人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多。

聊著這些事,很快的酒也一杯又一杯,醉了的人也一個又一個。



第一個醉的人是飯田天哉,飯田大概是這幾個人裡面酒品最好的人,醉了不哭也不鬧,就只是啪噹一聲的趴在桌上。

“小飯田的酒量真差,這不是才一杯清酒?”

“那是梅雨醬酒量太好……”麗日茶子看向桌上堆得很高的空啤酒罐。

第二個醉的人是峰田實,峰田實的酒量可謂差,醉後更是煩人,拚命的再抱怨自己為什麼沒有女朋友,很想揉波霸。

第三個醉的人是爆豪勝己,所有人發誓不要再讓爆豪勝己喝酒,原以為他會真的就這麼乖乖倒下,誰知道他過了十分鐘後起來亂炸人。

“八百萬!有沒有繩子!!!!”

“繩子在這裡!!!”

“快綁住他!!!!”

過了大概兩個小時,店裡的客人都走了,相澤消太便乾脆打烊,讓這群人在店內好好聊聊,自己則和歐爾麥特上樓了。

至於樓上傳來陣陣奇怪的聲音是怎麼回事就不得而知了。

原本在比酒量的切島和上鳴喝了兩杯威士忌就醉得不省人事了。

“這兩個人有事嗎?為什麼酒量那麼差還比???”

“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他們這麼笨。”

轟焦凍因為待會還要開車載綠谷回家,所以只有喝一瓶啤酒,清醒的他看著眾人發酒瘋,完全是一臉懵逼。

正在轟焦凍理清發生什麼事的時候,他的小戀人就一口吻了過來。

每個人看到綠谷出久就這麼親下去酒全都醒了。

原以為酒品應該跟人品一樣好的綠谷出久醉了原來會成為接吻狂???

在離開轟焦凍的唇後,綠谷出久馬上轉過去另外一邊想吻其他人,不過一把被轟焦凍抓回來。

轟焦凍的手扣住綠谷出久的後腦勺,舌頭靈巧的撬開綠谷出久的牙關,綠谷出久也不拒絕,手就這麼纏上了轟焦凍的脖子。

他們吻的慷慨激昂,旁觀者倒是個個目瞪口呆。

不過也沒多久,氣氛便回復了原來的瘋狂,切島銳兒郎便藉著酒勁也吻了爆豪勝己,上鳴電氣跟峰田實一邊哭一邊大喊“你們這群脫單的狗男男!就不能為我們多考慮點嗎!”

在大約凌晨12點左右,哭的人繼續哭,笑的人繼續笑,接吻的人繼續吻,不過下來看到這副景象的相澤消太倒是毫不客氣得趕人。

沒有人記得他們究竟是怎麼回家的,有人隔天起來時發現自己躺在路邊,有人起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陌生人旁邊,當然也有人醒來時腰痛到不行,枕邊人倒是一臉清爽。

迹越、不二越/Don't say that I love you

*不二越BE,迹越HE

*兩個傲嬌談戀愛


/


最初是那年的一戰,勾起了迹部景吾對於越前龍馬的興趣,後來不知過了多少個年頭,迹部景吾總算是得到了越前龍馬。



儘管他得到的越前龍馬心裡還是住著一個人,而且那個人不是迹部景吾。



迹部景吾什麼也不缺,完美的家世和完美的容貌再加上完美的能力,但他命裡注定缺一個愛他的越前龍馬。

他華麗麗的一生就敗在越前龍馬。

無論是網球還是愛情,他迹部景吾永遠都敗給越前龍馬。



他們總是那麼相似,所以越前龍馬才帶著寂寞投靠迹部景吾。

骨子裡充斥著那不可一世的驕傲這點尤其像。

迹部景吾不會用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愛情,但字裡行間都是寵溺;越前龍馬在這段愛情一直是被動,因為他以為他們有默契能讓他什麼也不說。



迹部景吾這一輩子最嫉妒的人就是不二周助。

不二周助比起迹部景吾更早一些認識越前龍馬,比起迹部景吾更早一些對越前龍馬告白,而越前龍馬愛不二周助,比愛迹部景吾要來的多。

越前龍馬心裡的不二周助總是那麼多。



也是因為一場比賽,不二周助熟識了越前龍馬。也是因為那場比賽,他們就這麼令人意外的相戀了。

不二周助總是縱容自己的戀人,他知道越前龍馬像隻貓。他想要自由,他放他自由;他想要溫暖,他給他溫暖。

他們之間是用信任在談感情,不隨意吃飛醋,不隨意感情用事。他們都很理性,吵架的次數屈指可數。

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就這麼在一起一輩子,可是命運就是這麼作弄人。



那年越前龍馬22歲,不二周助24歲。在他們交往10年的紀念日,越前龍馬恰好得到了世界網球大賽的冠軍。

這本是一個令人開心的消息,但在不二周助前往英國的途中發生了空難。

不二周助就這麼拋下越前龍馬離開了。

在得知不二周助發生意外後,迹部景吾特地趕回日本,把公司大小事帶回日本處理,只為了陪他單戀了10年的越前龍馬。

趁虛而入從來不是迹部景吾幹不出來的事,於是他就這麼的和越前龍馬交往了。


可事到如今過去了五年,越前龍馬心裡都住著那個名為不二周助的人。


迹部景吾一世英名怎麼可能不懂得越前龍馬這點小心思,但15年的初戀,擁有越前龍馬就足夠幸福了。

“龍馬,明天我休假,我們去約會吧。”

即使如此,還是很痛苦,越前龍馬每個思念的表情在迹部景吾看來都心如刀割。

“然後,明天過後,我們分手吧。”




他們的愛情裡,越前龍馬永遠都欠一句我愛你。迹部景吾以為自己可以不在意,但愛一個人哪有那麼容易。

他陪著越前龍馬不走任何一條曾和不二周助走過的路,陪著越前龍馬不去任何曾和不二周助去過的地方,可越是想逃避什麼,就越是逃不了什麼。



“好啊,那麼,要去哪?”似乎是很快的便接受了事實,越前龍馬並沒有多過問。

“都可以,你決定。”


隔天,他們來到了一個遊樂園。

因為是假日,遊樂園裡充滿著情侶和家庭,他們看起來格外彆扭。


越前龍馬拿起了一個狼耳朵的髮箍戴在迹部景吾的頭上。“幹什麼呢?”“挺適合你的。”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的笑。“那你戴這個。”迹部景吾拿了另一個貓耳朵的髮箍給越前龍馬。“貓?”“你跟隻貓似的,麻煩。”這話的同時,迹部景吾的笑裡卻是溺愛。

從小接受菁英教育的迹部景吾是第一次來遊樂園,跟著越前龍馬一路晃,搭了雲霄飛車,坐了旋轉木馬,還跑了趟鬼屋。

兩個奔三的大男人一路玩的跟個孩子一樣,引來了不少的眼光。

搭雲霄飛車下來,迹部景吾說他一輩子也不要再坐了;坐旋轉木馬下來,迹部景吾說這太丟人了;去完鬼屋,工作人員說這兩人來鬼屋一點意思也沒有,淡定的分析他們的特效妝是怎麼畫的。

玩了一整天,等回神遊樂園便快閉園了,兩人才不甘的離去。


吃完了迹部景吾最愛的五星級法國菜,越前龍馬帶迹部景吾來了一個山上。

一眼望下,燈火通明的城市盡收眼底,迹部景吾從來也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地方。

“這裡是不二前輩帶我來的,很美吧。”越前龍馬補充。“我呢,其實一點也不希望今天結束呢。不二前輩離開的那天起,我已經不知道多久沒這樣玩了,如果不是景吾,肯定沒有今天。”

“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和景吾交往。如果不是那場空難,我肯定會一輩子都和不二前輩交往;如果不是那場空難,我肯定還是當年那個驕傲的小鬼。”




“景吾,我們之間是場意外。”

“雖然今天還沒過完,不過我們分手吧。”

雖然是自己提的,但真從那人口中聽到還真是殘忍。迹部景吾想。



“這次,輪到我來追你了。”



“蛤?”迹部景吾不確定自己聽見了什麼。

“在我們上一段感情裡,我一直是被動的那個,你會想分手也沒辦法,不過,分手就分手吧,大不了,這次換我等你。”越前龍馬雲淡風輕,嘴角很是傲然。


“誰要讓你等啊……我迹部大爺才不需要……”迹部景吾抱緊越前龍馬。

“啊啊。”知道迹部景吾就是這麼口不對心,越前龍馬只是回抱。


無論是交往吵架分手,他們之間都不需要太多理由,只要抱緊,抱緊彼此就足矣。


「Don't say that I love you. You don'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 love you.」

轟出/frantic

貞操危機後續,上禮拜就放了,想說怎麼都沒人看,結果是被鎖😂😂😂

裡面連肉沫都沒有,可能只是開黃腔而已XDD反正被鎖,我就丟微博,微博不能看我就真沒辦法了😂

連結見留言

轟出勝/赤裸(3)

赤裸又來更了啊哈哈

不要問我為什麼都第三篇了還沒切入主題w

/

轟焦凍對於爆豪勝己這個人的認識僅於綠谷出久的描述,但轟焦凍極度討厭爆豪勝己這個人。

不需要太多理由,爆豪勝己是綠谷出久的初戀,爆豪勝己沒有站出來拯救綠谷出久,這樣的理由就足夠了。

他從來沒有見過爆豪勝己,但他希望自己一輩子也不要見到爆豪勝己。







爆豪勝己。

光是這個名字就足以影響綠谷出久了。

更不用說,爆豪勝己坐在綠谷出久後面。

這是轟焦凍最不願意發生的事,卻發生了。






入學式那天,綠谷出久看著不遠處發呆,櫻花樹下的男孩有著張揚的金髮。

那個人是爆豪勝己。轟焦凍的直覺告訴自己。

該死,怎麼就真的那麼巧了?






轟焦凍一生平順,甚至平順的有些過了頭。

安德瓦公司的少爺、繼承人,文武雙全,還長了一張好皮相。

被女生捧著,被男生信任,他轟焦凍的人生就是那麼順利。

直到遇見那個人--綠谷出久。

與綠谷出久的相遇在轟焦凍的人生中掀起了風暴,但卻讓他的世界多了一種不一樣的色彩。

轟焦凍一直對事沒有什麼執著,因為他要什麼有什麼。





第一段感情是對方告白的,旁邊朋友都在起鬨,就索性接受了。

第一次約會時對方提起要牽手便牽了手。

牽手與轟焦凍想像中的感覺不一樣,沒有女同學說的那麼心動,只是覺得有些麻煩。

沒有一個月兩人便分手了。“轟君其實並沒有那麼喜歡我的吧?”女孩問。

轟焦凍也沒有否認,他能否認什麼,他的確沒有那麼喜歡她。

後來的每一段感情都是這樣開始結束。

即使是上床,也都是興致缺缺,雖然能夠勃起,卻沒辦法有任何想法。

他大概不適合戀愛,他想。

但綠谷出久不一樣。

不知原因,但轟焦凍對綠谷出久一見鍾情了。

他從不相信一見鍾情,但他卻以這樣老套的方式愛上了綠谷出久。

後來他們變得熟悉了,也得知了綠谷出久是帶傷而與他相遇的。

他想保護眼前這個脆弱的好似隨時都會消失的人,或許這就是愛情。

和綠谷出久交往,顛覆了他一直以來對於愛情的印象,他從來沒有想過他原來也能這樣的愛著一個人。

牽手時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跳出來了,擁抱時覺得自己大概此生死而無憾了,親吻時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,上床時轟焦凍第一次感到自己可能一生都沒辦法離開一個人了。

他沒有和綠谷出久的過去,他不知道綠谷出久的過去是多麼美好又或是多麼悲慘,但轟焦凍知道一件事,至少從今往後,他只會給綠谷出久幸福的。



爆豪勝己對於綠谷出久是愛情。

大概是因為自己也是,所以轟焦凍在初次見到爆豪勝己時便明白。

但竹馬竹馬又如何?雙向暗戀的初戀又如何?轟焦凍是絕對不會讓出綠谷出久的。

/

我真的很喜歡轟出,轟出是我最喜歡的CP,但由於我這個人喜歡的故事類型大部分都是“你終於是我的了”這種,所以我所創作出的無論什麼CP基本上都是這樣,我知道很套路,可是就是很好吃啊啊啊啊QQ

轟出勝/固執

小勝視角,冷靜但是病嬌的小勝

/

轟焦凍與綠谷出久交往了。

所有人都以為爆豪勝己會大鬧一場,但爆豪勝己卻出乎意料的冷靜。

轟焦凍是最意外的那個人,因為他知道爆豪勝己肯定不會安好心。



說不在意絕對是謊言,說輕易接受事實也絕對是謊言,但爆豪勝己不著急。

他從來沒有外表看來的那麼急性子。

他確實脾氣有些暴躁,但他的內心卻一直是冷靜的。

爆豪勝己想要的,他什麼時候沒有得到過了?

無論什麼,包括綠谷出久。



只不過是男朋友這樣一個稱號,有什麼好慌張的?只不過是不能正大光明的牽手擁抱親吻,有什麼好心急的?

他可以不用成為綠谷出久的戀人,他爆豪勝己從不屑那樣的名義,因為他知道,無論綠谷出久旁邊站的是誰,綠谷出久最重要的人都是他。

轟焦凍算什麼?是綠谷出久現在的戀人又怎麼樣?他既沒有和綠谷出久的過去也不會有和綠谷出久的未來。


爆豪勝己是綠谷出久最重要的人,絕對是,不能不是。




那日,爆豪勝己出了車禍。

爆豪勝己怎麼會出車禍?他怎麼可能沒辦法脫身?腦袋還沒轉過來,綠谷出久便已經往醫院去了,當時,他正在和轟焦凍約會。



看吧,他最重要的人,是我。爆豪勝己的眼神彷彿對著跟著來的轟焦凍這麼說。



這是爆豪勝己的一個手段,爆豪勝己總是以這樣的方式確認綠谷出久心中最重要的人是自己。

車禍從頭到尾是自導自演的一場戲。

不,這麼說大概也不對。

不過爆豪勝己沒有反抗是事實。


如果是為了得到綠谷出久,演場戲,不為過吧?

轟出勝/赤裸(2)

至少對綠谷出久而言,他是不想再見到爆豪勝己的。

“小……勝……”看著櫻花樹下那人,綠谷出久揉了揉眼睛。

他輕喚了一聲,但並無作為便離去了。

綠谷出久沒有想過重逢,沒有想過他們會上同一所高中,沒有想過他們會在同一班,沒有想過他們會坐在前後。

造化弄人。






不想見到爆豪勝己的理由很單純,綠谷出久害怕自己動搖,因為在離開爆豪勝己後的日子,綠谷出久找到了一個能讓他再次戀愛的人。

那人名叫轟焦凍。

品學兼優,家境優渥,運動萬能,是整個學校中最受歡迎的人。

這樣優秀的人是自己的戀人,綠谷出久想都沒想過。




那是在綠谷出久轉學後的事。

轟焦凍是綠谷出久除了爆豪勝己以外的第一個朋友。

連綠谷出久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熟識的。

在不知不覺中,他們就整天在一起了,而在不知不覺中,轟焦凍把綠谷出久帶入了班級中。

這是綠谷出久從未體驗過的校園生活。

綠谷出久的世界一直是圍繞著爆豪勝己的,喜怒哀樂永遠都是因爆豪勝己而擁有。

他很感謝轟焦凍,是轟焦凍把綠谷出久帶出這個世界,帶離爆豪勝己。




“唉唷!這不是綠谷嗎?”

一群人在卡啦OK裡唱得盡興時,端飲料進來的店員突然說道。

“綠谷醬的熟人?”坐在門口的蛙吹梅雨先是問。

“喔喔!世界真小!在這邊也遇得到綠谷的熟人!”原本在唱歌的上鳴電氣也停下來起鬨。

擅自起鬨的他們並沒有意識到綠谷出久的臉色早已垮下,只有坐在旁邊的轟焦凍發現了,並遞了一杯水,詢問綠谷出久怎麼了。

轟焦凍和綠谷出久的一個小互動並沒有被那人忽略:“哦?那是綠谷你的新男友?”那人的語氣帶著譏諷。

那人便是提起綠谷出久對於爆豪勝己的其中一人。

“不是的,請不要這樣。”面對眾人突然的沉默,綠谷出久握緊杯子低下頭。

“他們不會都不知道吧?你是……”

“不要說了!”一向內斂的綠谷出久慌了,這是眾人第一次聽見綠谷出久講話這麼大聲。

“沒什麼不好說的吧?我怕他們落得跟爆豪同樣下場哪,被、你、喜、歡、上。”


“請出去吧,你的工作就是待在客人的包廂內聊天嗎?”轟焦凍的一句話打破了冰點。

這時,那人才注意到眾人的眼神裡對他並不歡迎。

“對…不起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“幹嘛呢?”先說話的是蘆戶三奈。

“我…很噁心吧…抱歉…”

“綠谷你沒有做錯啊。”八百萬百將綠谷出久的臉捧起。

“可是……我……”

“對我們來說,你,還是綠谷。”切島銳兒郎說。

“綠谷醬,你只是喜歡自己喜歡的人,你跟我們並沒有不同。”蛙吹梅雨眼神堅定。

“忘掉剛剛那個討厭的人!咱來唱歌吧!”上鳴電氣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綠谷出久,決定炒熱氣氛。

轟焦凍也輕拍綠谷出久的頭“綠谷,抬起頭來吧,我們並沒有因為這樣討厭你。”

語畢,綠谷出久的眼淚決堤了。“謝……謝謝……你們……”




先出聲的轟焦凍,僅僅說了那樣一句微不足道的話的轟焦凍,對綠谷出久來說卻是英雄。

他追逐了那麼久的爆豪勝己,最後也與那人一樣。

或許,綠谷出久累了,或許,綠谷出久是想試著被愛的。

那以後的他們對待綠谷出久還是一如既往,不,應該說消去了隔閡,他們的關係更好了。

對於轟焦凍,綠谷出久的心底也開始堆積愛情。




“綠谷醬吶,是喜歡轟君吧?”某天放學,蛙吹梅雨對綠谷出久這麼說。

“誒?沒……嗯……喜歡……”綠谷出久第一個直覺反應是訝異,原本想否認,但他的臉像燒起來似的,完全沒有說服力。

“大方承認沒關係喔。”蛙吹梅雨背起書包。“綠谷醬在轟君之前有過一段痛苦的戀愛吧。”

蛙吹梅雨是知道綠谷出久與爆豪勝己之間的關係的,在卡啦OK那天,綠谷出久把自己的故事坦白了,所有人都抱著綠谷出久哭,轟焦凍沒有哭,但也握緊了綠谷出久的手。

“戀愛的傷要靠戀愛平復!”蛙吹梅雨說。

“不過,我並不想告白,對轟君來說果然還是會很困擾的吧。”

“綠谷醬你又來了!別這麼悲觀!”

“就是,綠谷你太悲觀了,你難道沒有考慮過我可能也喜歡你嗎?”轟焦凍拉開門。

“誒??轟君??怎麼回來了?”

“重點不是這個,重點是我們兩情相悅了。”轟焦凍眼神飄向蛙吹梅雨,示意她別當電燈泡,蛙吹梅雨也很識相的走了。

“真的嗎…”

“其實我一直擔心綠谷你還喜歡那個爆什麼的。還好有聽到你跟蛙吹說的。”轟焦凍抱住綠谷出久。“我喜歡你。”

“嗯…我也是……”




於是他們交往了。

他們的感情一直都很順利、很幸福,基本上知道的人也都是祝福他們的。

綠谷出久還不想破壞這樣簡單明瞭的幸福,所以對於可能再次掀起暴風的爆豪勝己,綠谷出久並不願意再次見到。




/


朋友看了我的文之後,問我為什麼名字叫赤裸XD

叫赤裸的原因很簡單,赤裸裸的愛、赤裸裸的糾結。

我想寫的就是這種感覺,不過有沒有達到又是另一回事XD

再來談談我筆下的角色

我筆下的小勝絕大部分是個渣男,不是我不喜歡小勝,只是我覺得小勝對出久的感情太含蓄,都被他對於出久的不好給蓋過,所以我寫出來基本上就是渣攻角色,不過我還是會描寫小勝對於出久的深情。

我的出久絕對不是原作裡那個懦弱卻勇敢、弱小卻強大的出久,我的出久基本上會因為每篇文的主題不同然後有不同的個性,例如超商情緣的出久,很明顯是渣受,綿羊哥那篇的出久,也是個外向久。雖然是同人,但我想寫出的是不完全去除角色特點但是基本上屬於半架空的文章。

接著就是轟了,轟是我最喜歡描寫的角色,我的轟很簡單,就是腹黑獨佔欲又強,這種角色一直是我愛的。轟給我的印象就是完美的帥哥,但關於出久的事卻沒辦法全身而退。

謝謝看我的廢話XDD

黃黑/光暈

一個靈感來了擋不住的概念XDD

*普通高中設定,綠間是老師,笠松是黃瀨的可憐同學

/

「他無論是什麼表情、什麼動作,在我眼裡都像在發光。」

夏日午後寧靜的圖書館裡,黑子哲也默默唸出了書裡兩行字。

黑子哲也特別喜歡這樣一句話,完美的表現出了黑子哲也那有些心酸的單戀。





“黑子哲也,小綠間找你!”

那人頂著一頭張揚的金髮,在教室外喧嘩。




“黑子哲也!”

那人看見了遠方的黑子哲也,大聲的叫住了他。

“黃瀨學長,什麼事?”

黑子轉頭,還是一張撲克臉。

“你有被小綠間罵?”

“不是的,老師想把我的讀書感放到公佈欄。”

“哦,那笠松一定會很開心的去看的。”

“是嗎。”

“小黑子,真冷淡呢。”

“請不要這麼叫我。”





笠松幸男喜歡黑子哲也,這是幾乎全校都知道的。

只要黑子經過,笠松的朋友便會大聲喊“笠松喜歡你”,黃瀨涼太也是其中一人。

這令愛好安靜的黑子哲也有些不自在。





“其實笠松挺不錯的啊。”

“黃瀨前輩特地來圖書館打擾我看書就是為了推銷笠松前輩嗎?”

“小黑子真是冷淡吶。在二年級眼裡都覺得你們交往了呢。”

“請不要隨便散佈謠言,我會困擾的。”

“為什麼?笠松哪裡不好嗎?還是小黑子有喜歡的人?”

“有的,我有喜歡的人。”

黑子毫不猶豫的回答,這在黃瀨的預料之外。

“哦?是怎麼樣的人呢?”

“閃閃發光的人。”

“跟小黑子真是完全相反呢。”

“我也這麼認為。”





黃瀨涼太與黑子哲也在一起的時間變得挺多的,大部分時間都是黃瀨涼太主動纏著黑子哲也。

拉拉家常,推銷笠松,就是這種日常談話。




“啊!小黑子!”

黃瀨涼太拿著掃把趴在二樓欄杆上。

“黃瀨前輩,請認真打掃。”

“別這麼說嘛,校舍不同,好不容易遇到了,就陪我聊聊天嘛。”

“前輩不是常常來一年級校舍嗎?”

“那個是那個!”

“喂!黃瀨!給我好好打掃!”

教官的聲音從走廊另一頭傳來。




他們每天都持續著這種狀態,但直到有一天,黃瀨涼太沒有再來到了一年級校舍。




“黑子!外找!”

黑子有些期待的抬頭,但卻眼神黯淡的走向門口。




“那個……黑子……我喜歡你。”

笠松幸男的臉都紅透了。




笠松回到教室,全班起鬨,甚至拉起了彩砲。

“恭喜!!!”

“終於交往了!!!”

惟有平時最為吵鬧的黃瀨涼太安靜的坐在窗邊。




“抱歉,浪費了彩砲錢,我們沒有交往。”




黑子哲也還是坐在圖書館的角落看書,對面少了一個人的書特別乏味。

突然,門被拉開了。

“小黑子,你拒絕了?”

“黃瀨前輩,請安靜一點。”

“你真的有喜歡的人?”

“是的,我應該說過很多次了。”

“我以為你只是敷衍我啊!那…可以說是誰嗎?”



“只有黃瀨前輩,我不會說。”



後來的他們之間,變得有些尷尬了。

黑子哲也旁邊的位子,變成了笠松幸男。



“笠松,小黑子還好嗎?”

“你不會自己去確認嗎?”

“不行啊。”

“怎麼?你怕自己太喜歡他,對不起我?”

這句話戳中了黃瀨的痛處。

不只這樣,他還害怕自己也被拒絕。

“你什麼都沒試過,怕什麼?”



“小黑子,好久不見。”

黃瀨拉開椅子,坐在上面。

“是呢。”

“小黑子你還是喜歡那個人嗎?”

“我想我會一直喜歡他。”

“就算他不會喜歡你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放棄吧。”“喜歡我就好了。”

黃瀨涼太的臉有些泛紅。



“黃瀨前輩果然是笨蛋呢。”

“我這麼努力的告白!”

“我一直一直喜歡的人都是黃瀨前輩。”








在黑子中學三年級決定學校時,曾經到這所高中參觀,這所高中的偏差值並不是特別的高,以黑子的成績來說有更好的選擇,但他還是進了這所學校,原因便是黃瀨涼太。

那年文化季,黃瀨涼太所在的籃球部舉辦的是一對一,打贏籃球部便有獎品。

黑子哲也便是被在球場上發光的黃瀨涼太所吸引。


他無論做什麼,都散發光芒。



-END-




==接下來是作者該該可以跳過的==

這篇文是改編自作者本人的辛酸感情史XDD

今天的天氣讓我突然想到大概一年前的事,想要找個地方發洩情緒就決定來寫文了,不過終歸是改編,終歸是同人,硬要說是我期望的結局。

黑子就是替代我自己,笠松是當時喜歡我的學長,黃瀨則是我當時喜歡的學長。不過不同的是我並不是對他一見鍾情,是聊了天以後才喜歡上的,結局也是,最後我們沒有在一起,他跟他本來就喜歡的女孩子在一起了。

我們之間大概就是這樣吧,他是起鬨組裡的一員,因為一次老師找我,於是我們開始遇到彼此會講幾句話

我跟喜歡我的那個學長交往過一個月左右,是他撮合的,但交往後我和那個學長漸遠,和他漸近。

聊著聊著,有天就斷線了。

我們之間曾經那麼曖昧彷彿只是一場夢。

我覺得我很適合做個寫手,雖然我的文寫的並不好,用字遣詞都粗俗沒有深度,但把自己的感情全部傾瀉於文章是一件幸福的事。